陵华尽

时空守护者(短,一发完)

纯属虚构,不喜勿入

如有雷同,算你抄我


一.

“嘿,朋友。你听说过时空守护者吗?”

刚做完一场青茫的宣传,白敬亭累得迷迷糊糊睡了过去,却突然依稀听到了遥远而空灵的声音。

时空守护者,是什么?

白敬亭迷糊地想道。


“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时空守护者喔”一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小女孩突然蹦到她眼前,炫耀似地解释道。

一个长相神似他的男小人慢悠悠地跟在她后面,一脸无奈而宠溺地看着她,解释道:“宇宙是一个高维的空间,而时空,也就是你所处的这个空间,则是三维的空间。虽然你本身也属于宇宙的一维,但身处这个时空的你是无法感知这一维的存在,这一维只有我们时空守护者才能感受到。”

可爱的女小人拼命点头,补充道:“这一维的你的不同选择会导向不同的时空,时空过多就会有时空错乱的风险,所以才会有我们这些时空守护者的诞生喔!”


二.

“那,你们是?”白敬亭试探着开口。

男小人拦下跃跃欲试准备开口的女小人,抢先开口:“我是你的时空守护者,比较甜。旁边这位是鬼鬼吴映洁的时空守护者,无忧酒。”

见白敬亭挑眉准备开口,无忧酒赶紧开口:“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认识鬼鬼,但没关系,很快你们就会认识了喔!”


白敬亭张着嘴,惊讶地听着他们解释着这件在他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他们说:他现在所处的时空,是白敬亭这一维的主时空,所以他们才会误打误撞与他相见。

他们说:白敬亭和吴映洁的纬度下的不少时空都属于明侦宇宙,而且两人的时空还经常有交集(无忧酒补充:交集的概率是99.999%喔),所以比较甜和无忧酒会经常一起工作。

他们说:他们在维护时空秩序时出了点意外,一下子便从2018年穿越到了2016年。

无忧酒嘟囔着嘴抱怨道:“那位鬼机灵不知道怎么了,非得和白状元相见。这下倒好,也把我拉到了2016年了啦!”

比较甜怼道:“没有按照明侦宇宙的走向,把你拉回1998就不错了好吗?”


三.

-我是白敬亭的时空守护者,比较甜

-我是吴映洁的时空守护者,无忧酒


-截止至2018年,在明侦宇宙里,白敬亭这一维有21个时空,其中有一维的时空与主时空,也就是现在的你,的时空高度重合。

-而吴映洁这一维有29个时空。在那个与主时空高度重合的明侦时空里,她是你的心上人喔!

-补充一下,在明侦宇宙延续时间最长的那个时空里,她也是你的心上人。这也是无忧酒会和我一起出现的原因之一。


-在明侦宇宙里,吴映洁或者机灵聪明或者迷糊愚笨 或者成熟而心善或者幼稚而险恶。她可以是人鱼岛岛草,可以是蓬莱公主与拜月教教主之女,也可以是天真善良的超人气少女鬼红帽。你与她拥有好些共同的时空,也有不同的故事。但是没关系,在明侦宇宙的衍生宇宙里,总会有人把你和她没有碰面的时空给强行组上的。

-至于你,你会是狼人世界最帅的骑士,狼丫榜上最著名的探长,也会是仙侠世界里最爱而不得的人。(无忧酒补充:而关于你在仙侠世界里的爱恨情仇,也衍生了好些个附属时空呢!)

-但是,(无忧酒与比较甜异口同声)就算你与她在明侦宇宙的时空并不完全重合,就算你与她重合的时空里两人的人生并不完全有交集,在明侦宇宙下的最重要的几个时空,总会有你心系于她、或者两人俩情相悦的故事,从而使我们两位时空守护者也紧紧捆绑在了一起。


-而明侦宇宙的衍生宇宙则打破了明侦宇宙的大部分规则。在明侦宇宙某个时空与这个吴映洁相爱的白敬亭,来到衍生宇宙之后或许会爱上另一个吴映洁,而在明侦宇宙的时空里与这个白敬亭毫无关系的吴映洁,在这个宇宙中却会山盟海誓、永不分离。在这个明侦宇宙里,每一个白敬亭总会爱上每一个吴映洁。

-无论是明侦宇宙还是衍生宇宙,你们的相爱只有一小部分是主观下的安排,但是在大部分情况下,你两的相爱 毫无征兆,却又干柴烈火 水到渠成

-喂,你又乱用成语啦!


“那,其他宇宙呢?”

白敬亭听见自己的声音干涩地问道。


四.

-在你所处的这个主时空下,又衍生出了三个宇宙,一个被我们叫做同人宇宙,另一个叫做现实宇宙。还有一个叫历史宇宙,但与现在的你,并无多大关联。

-你在主时空的每一个选择,都会导向衍生宇宙中,或者,在衍生宇宙中创造新的时空。


-据不完全统计,在同人宇宙中,你在明星大侦探节目录制过程中与吴映洁吵架1189次,告白1829次,求婚2119次。

-而吴映洁在明星大侦探中跟你撒娇2189次,生气528次,吻你10158次。


-在同人宇宙里,你阻止吴映洁开车811次,与吴映洁开车5280次,陪吴映洁待产9899次。

-而吴映洁生下了你的89520个孩子,其中包括8666次双胞胎。你们最喜欢给孩子取名叫魄魄,共有800个孩子叫魄魄。

-相比吴映洁,白敬亭比较不会取名。其中有528个孩子因为被爸爸叫做“白只有”而怨念了好久。


-在同人文宇宙里,你们有99999种告白的方式,有88888种吵架的方式,也有88999种分手的方式。

-但你们还有999999种公开的方式和999999种相爱的方式,不管白敬亭在哪一天爱上吴映洁,他都能让吴映洁陪他走过剩下的每一天。


钢铁直男白敬亭现在听着只觉得很可怕,完全想不到自己以后居然要和人相爱的模样。但神差鬼使地,他问道:“那,现实宇宙呢?”


比较甜牵起无忧酒的手,严肃道:“我们说得太多了,很快就要离开了。而且,现实宇宙的故事,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。我们没有干扰主时空的资格。”

“但现实宇宙里的一个白敬亭让我一定要告诉你,要珍惜。”

“梦想你要追,但吴映洁你也不许放弃。”

“祝你幸福。”


看着红着脸的无忧酒和朝她傻笑的比较甜牵着手慢慢消失,白敬亭感慨道

这年头,时空守护者都能虐狗了 而自己还单身。


五.

白敬亭蓦地惊醒,一时分不清刚才的经历是现实还是梦境。

待他细细回想时,发现自己已经忘了大半

只记得有个人跟他说:梦想你要追,但她你也不许放弃。

她是谁?


这时,苏玮明走进来 说道:“小白,这里有个明星大侦探的邀约,你要接吗?”


——完——


记一个脑洞段子

最近营销号突然疯传两人已分手

鬼鬼扶额:都还没公开,为什么就造谣分手了?

参加活动时免不了被记者问到这个

鬼一脸无奈:“是谣言”

当天晚些时候,白敬亭把鬼鬼的采访截图发了条微博

配字:分手是谣言

暗缘5-9(鬼机灵×白小西)

鬼机灵×白小西

鬼机灵视角

有私设

不喜勿入

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

五.

鬼机灵起初给今天经历的定位是:自己天马行空的结果

直到她和蓉护士开始聊天。


蓉护士,在省外医科大学读书,人生理想是做个无比优秀的护士。鬼机灵交友圈内非著名乌鸦嘴,常常预见各种稀奇鬼怪的事情。

此刻蓉护士正在兴奋地在微信上call她——

“我今天被一个男的表白了,我觉得有点反感”

“然后我就觉得:追你的人不要多,而要精。”

“然后我突然想到了你。”

“我觉得追你的人比较优秀,所以他比较慢,你要等”


鬼机灵心里一动,不由想到了那位学长。

她赶紧甩甩头,想把这念头挥开,跟蓉护士打哈哈,试图把这件事糊弄过去。

蓉护士不依不饶,一连问道:“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让我产生这种预感。”

见实在糊弄不了,鬼机灵无奈地把自己日记的那段话po上去给蓉看。

谁知蓉竟无比兴奋,一连串话发过来,竟都是缠着她问这学长境况。


见鬼机灵一问三不知,蓉无比失望,训道:“你要主动知不知道!你现在一问三不知,我的预感也帮不了你啊!”

鬼机灵垂头一边听训,一边翻上学期校会公众号的招新推送。

果然在礼仪队的招新推送里找到了他的资料。


白小西

政务院大二级学生

热爱hiphop与足球


六.

周日和蓉护士畅谈过后,鬼机灵觉得这一周的际遇实在奇妙


周一,雨天

中午起床去上课时,鸥宝贝抱怨说这天气只适合睡觉,鬼机灵便笑眯眯对鸥宝贝说:“雨天适合邂逅哦。”

语毕脑海中浮现出白小西的模样。

更巧的是,原本鬼机灵和鸥宝贝上课时习惯走校道右侧,可走着走着鸥宝贝突然想走到左侧去。

在走到左侧人行道的那一刹,鬼机灵蓦地抬头,与一直走在校道左侧的白小西撞上了视线。


周二,阴天

上完课之后鸥宝贝要去上厕所,鬼机灵站在走廊上等她。

突然鬼机灵心血来潮,头往下探,看着楼下楼梯口的方向。

鬼机灵刚把头探出去,便看见了白小西从楼梯口走了出来。


周三,雨天

课间和鸥宝贝在走廊上嘻嘻哈哈打闹的鬼机灵,突然福至心灵一抬头,恰好看见白小西在楼上,倚着栏杆看天空。

“可是鸥鸥你知道吗,开学一个多月了,我之前一直不知道,原来这节课他就在我楼上。”


周四,晴天

中午起床时候,鬼机灵打开手机,看见群里部长说要给副部庆生、让大家晚上时候一起去副部的公选教室堵他。

鬼机灵迷迷糊糊想道:那时候我会在和大家一起等副部的时候,遇见白小西从公选教室出来。

然后,时间,地点,人物,事件,预感丝毫不差。

而鬼机灵先前并不知道,原来白小西也是在这间教室上公选。


“这有什么,很普通啊。就是巧合吧。”鸥宝贝不以为意道。

鬼机灵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:“不,鸥鸥,不是这样的!我无法跟你描述那种感觉。但是你知道吗,你会突然心里一动,然后下意识地就看向某个方向,然后就看到了那个人了 。”

鸥宝贝不由得想起了撒德巴,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。

见状鬼机灵补充道:“但是鸥鸥你要知道,我跟白小西——我们还不认识,甚至,我四天前才知道他的名字。”




既然不认识,那就试着去认识吧。

鸥宝贝跟鬼机灵说。


鬼机灵翻出了校会的通讯录,找到了白小西的微信号。

紧张了大半天,鬼机灵终于按下了发送请求。还来不及释放出自己的紧张,便立即接收到“您已添加了白小西,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”


鬼机灵瞪大了双眼,摇着鸥宝贝尖叫道:“啊啊啊啊啊鸥鸥!他秒加我了耶!你说!会不会他也对我有这种预感呀啊啊啊啊啊!”

虽然鬼机灵并没有如愿收到白小西的新消息。


八.

鬼机灵是个藏不住事情的人。

在她加了白小西之后,鸥宝贝撒德巴和何前辈全都知道 鬼机灵对一个学长产生了迷之预感。

其实鬼机灵也告诉了魏什么,但魏什么听她讲完之后一直在纠结“那我在认识你的前一天,也觉得我即将会认识一个令我头疼的笨蛋啊,你怎么不觉得我和你有缘?”


然后按捺不住少女心的鬼机灵告诉了一个和她玩的比较好的学姐,外号小盒子。

小盒子第一反应,是问鬼机灵:这个白小西有女朋友吗?

鬼机灵沉默了一瞬。

自己上个学期仅见过白小西几次,就有一两次是看见他和一个女生一起走。这个学期以来,一周见到白小西的次数都比上学期加起来要多,却没见到过一次他和女生一起走。

她甚至怀疑,会不会上学期她所见到的白小西和那位女生,是不小心从别的平行时空闯进来的,然后她又恰好看到了?

意识到自己思维好像扯得有点远,鬼机灵摇摇头,回复道:“我觉得没有。”


小盒子对她的回答表示怀疑:你觉得?就是不敢肯定咯?

然后小盒子便风风火火跑去问别人关于白小西的情况了。


过了好一会儿,小盒子支支吾吾对鬼机灵说:“那个......他们说白小西有女朋友的,前几天还看见他俩一起来着......”

“白小西不是校足球队的嘛,他的女朋友好像是医学院的,兼职足球队的队医。”


九.

虽然鬼机灵莫名肯定白小西目前单身,但小盒子的话着实打击了她的积极性。

她每天长吁短叹,哀叹自己的爱情路怎么如此不顺。

就这样成天线下骚扰鸥宝贝、线上骚扰蓉护士的,再怎么耐心的人也不耐烦了起来。


“你不是加了他吗?直接线上问就好了呀。”鸥宝贝点着鬼机灵的脑袋,无奈说道。

“可是,问他有没有女朋友的话,不就代表我想追他了吗?”鬼机灵闷闷道。

“你加他难道不就是为了撩他吗?上啊!”鸥宝贝扶额。

鬼机灵干脆把头埋进膝盖里:“可我还是觉得怪怪的。”

劝解无效的鸥宝贝决定出门找撒德巴你侬我侬。


于是鬼机灵又来骚扰蓉护士。

准备考生化的蓉护士不堪其扰,跟鬼机灵瞎扯了几句之后说:“你把他的微信号给我,我帮你问。问完就删。”

正中下怀的鬼机灵立刻把白小西的微信号发了过去


十几分钟后,鬼机灵收到了蓉护士的截图。

心提到了嗓子眼,鬼机灵忐忑地点开截图。聊天内容如下


-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

-hey bro,明人不说暗话,我就直接问了

-?

-你有女朋友吗?

-没有。

-好,谢谢了。


没一会儿蓉护士补充问道:

-那你介意有吗?

-介意


尽管白小西说的是介意有女友,但看着截图的鬼机灵却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笑容灿烂,摄人心魄。


暗缘(鬼机灵×白小西)

鬼机灵×白小西

鬼机灵视角

有私设

不喜勿入

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
一.

鬼机灵失去过人生的一段记忆

她记忆的起点 是十五岁那年从病床上睁眼时,父母欣喜而又复杂的眼神。

因着自己的失忆,再加之自己辗转得知自己的心脏是哥哥移植给自己的,鬼机灵内心深处总隐约有点自卑。

好在鬼机灵天生乐观,脑袋也机灵,上了高中之后不经意间捕获了不少人的心、成为了团宠,她也渐渐把那自卑抛之脑后了。

高考完之后鬼机灵的雀斑被治好了,小姑娘长开了不少,于是愈加自信。再加之不少好友和她考取了同一所大学 她便将过往一切不快抛之脑后,只顾尽情享受自己的大一快乐时光。

鬼机灵对白小西的印象源自大一时的校会招新。

那时候校会的迎新摊位前人声鼎沸,然而鬼机灵隔着远远的便唯独被白小西吸引住了目光。

他高高的身影在一群热情拉人的学长学姐中格外不合群,明明帅到吸引全场目光,却只是沉默地打杂着。

是我喜欢的类型呢。鬼机灵想着,心里莫名生出一点欢喜。

“小鬼,走啦。上课要迟到啦!”同窗七年的闺蜜鸥宝贝喊道。

“来啦!”鬼机灵轻声应道,迈着小短腿跑向鸥宝贝,转眼间就把学长忘到了脑后。

没有在校会摊位前逗留、对校会也不太了解的鬼机灵最后还是稀里糊涂地加入了网宣部,而校会招新时候看见的那位学长,她却一直都不知道他姓甚名谁。

偶尔走在路上看见学长走在对面马路上,鬼机灵便报着欣赏帅哥的心态盯着他看。而每次学长都会莫名和她对视。鬼机灵暗暗想:啊他看过来了!我们真有缘啊!

但是直到校会第一次全员大会的时候,她才知道 学长是礼仪队的队长

全员大会过后是鬼机灵他们院的迎新晚会。校会的礼仪队受邀走秀。

看着台上走秀的学长,鬼机灵像一个藏了心爱糖果的小孩,悄悄对自己说:学长好帅啊

既而,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醋意:可惜不是我的

想法升起的时候,鬼机灵都被自己吓了一大跳。

她和这个学长毫无交集,对他不甚了解,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出现?

哦好吧,其实鬼机灵更感兴趣的是:在这个帅哥美女数全省数一数二、脱单率却全省倒一的学校,为什么自己会莫名觉得这位学长肯定会有女友?

但她的想法不久之后还是得到了验证。

那天和鸥宝贝出去玩,回来时候鬼机灵正在被校门口的烤红薯所吸引住,却突然莫名抬头,然后便见到了那位学长和另一位女生。两人并肩走在一起,举止不自然,气场暧昧。

鬼机灵心里一沉,突然不开心起来,甚至迁怒了烤红薯。

“可是烤红薯又做错了什么呢?”后来,鸥宝贝如是说。

“那是因为我突然脑海里觉得他俩会在明年四月分手,我觉得这想法很不道德,我才会生气的啦!”

鬼机灵不服气地反驳道。

二.

鬼机灵,人如其名,脑洞十分大,爱天马行空

她对那位学长有了女友这件事没多大反应,她只是惊讶于自己对学长的莫名预感。但在确定学长有女友后,她选择将原因归因于自己那天马行空的小脑袋。

况且彼时她正沉迷于马栏TV的综艺《素人小侦探》,脑袋除了学习就用于破这综艺里的案子,她才懒得理这些莫名情愫呢。

“小鬼,你再不去谈恋爱,等着到时候家里帮你安排相亲吗?”好友何前辈恨铁不成钢道。

何前辈不是鬼机灵的学长,而是同级,只不过这个人比较成熟,经常充当鬼机灵的人生导师,鬼机灵便调皮地唤他“何前辈”。何前辈也不恼。久而久之,鬼机灵倒也忘了何前辈的原名了。

鬼机灵嘻嘻笑着,倒也不正面回答,只是说道:“现在不是冬天嘛。说不定到了春天,春暖花开,万物复苏,我就有了想谈恋爱的想法了呢。”

语毕,鬼机灵脑筋里突然模模糊糊划过“四月应该就会遇见喜欢的人了”的想法。

她正欲深思时,鸥宝贝亲昵地把头搁在她肩膀上,笑着怼何前辈道:“我们小鬼那么好看那么可爱,怎么会没人追呢?你急什么。”

然而事实是鬼机灵整个大一上学期真的没人追。

损友魏什么对此百思不得其解,甚至悄悄做了个调查。

据调查显示:鬼机灵没人追的原因是:大家见她第一眼都以为她很多人追/有过很多任/目前有男朋友。

母胎单身鬼机灵嘟了嘟嘴表示不爽,鸥宝贝倒是先把为什么喊了出来。

魏什么耸耸肩:“没什么,只不过你家小鬼长得又好看性格又活泼 这个看脸的世界就先入为主觉得她脱单了呗。”

三.

一切正如鬼机灵所言,春季学期开学之后,鬼机灵突然疯狂地想脱单。

也许是因为被好友念叨多了,也许是因为春天本就是恋爱的季节,总之,鸥宝贝等人被迫开启了天天被鬼机灵念叨“男朋友你怎么还不出现”的可怜生涯。

而鸥宝贝和撒德巴初萌芽的恋情,更是让鬼机灵眼红不已。

鸥宝贝耐心安慰鬼机灵:“可是小鬼你看,我是你的闺蜜,撒德巴也是你的好友,我们高中时却一直不曾相识,直到大学才相遇相爱。所以缘分这件事吧,真的是急不来的呀。”

撒德巴夸张地叫道:“你高中时居然对我没印象!我可是从高中开始就暗恋你了咧!”

倒是成功逗笑了鬼机灵。

而何前辈也不像之前一样一直催着鬼机灵找男友。他语重心长道:“小鬼啊,你还不成熟,谈恋爱可能还不适合你,你还是好好修炼吧。”接下来便是一大串深奥高深——简言之,便是鬼机灵听不懂——的爱情哲学。

鬼机灵翻了个白眼:“何宝宝,你是过来拉我参加城市亚马逊还是来说教的啊!”

城市亚马逊是该市高校联盟最受欢迎的一项定向越野运动,在四月中旬举行,在城市不同地点设有任务点,向来不好抢票,所以何前辈才急哄哄地邀请鬼鸥撒魏等人组队以便抢票。

我会在城市亚马逊上遇见学长,也许会发生什么我期待的故事。

久违的预感再次出现,正在和何前辈打闹的鬼机灵一愣,转而摇摇头,把这想法挥之脑后。

四.
城市亚马逊当天,鬼机灵却真的见到了白小西。

大家在沙滩上排队等着登记信息领取道具的时候,鬼机灵心里突地一跳,偏了偏头,便看到了白小西。
白小西和好友乔小罗以及礼仪队的两个女生一起组的队。鬼机灵见到他们四个一起的时候,心情突然雀跃了起来,莫名觉得 这个学长应该是恢复单身了。

因着排队签到的人有点多,所以何撒鸥鬼魏五个人一直在吵闹着聊天。聊着聊着,突然少了鬼机灵的声音,大家不由担忧地看着鬼机灵。
鬼机灵后知后觉,连忙打着哈哈糊弄过去,重新加入他们的谈话。
怎么好意思告诉他们 我对着一个素不相识的学长产生了两三次奇怪的预感嘛!

鬼机灵在心里暗暗记道:
第一次,她觉得学长应该也会来参加城市亚马逊,并且在起点看到他。这条是真的
第二次,看到学长和乔小罗两个人抛下两个礼仪队小姐姐,跑去灯塔旁看风景。她突然觉得,这个学长应该是受了情伤。嗯...这条待验证。
第三次...鬼机灵有点脸红。但心底确实有个声音跟她说:如果等下在万达这个任务点没有看见他,那就证明我俩无缘。

然后这个预感的结果是:在万达的时候,鬼机灵做任务时全程心不在焉,一心只想着能不能遇到学长。
在鬼机灵一行人准备离开万达时,鬼机灵闷闷不乐想着:好啦,看不到他啦。
然后,纳闷着自己为何会郁闷的鬼机灵,与塞着耳机专注听歌的白小西,在公交站 擦肩而遇。

擦肩而过那一瞬间,鬼机灵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滞了。
内心暗自雀跃的同时,也有个声音告诉她:
如果我们在中心广场遇见了,就证明我们有缘;如果我们没有遇见,就证明我们无缘。

在中心广场,隔着麦当劳的玻璃看见学长走过时,鬼机灵分明听见心底仿佛有花开的声音。

当晚她在日记里写道:
大概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
本来自己喜欢胡思乱想天马行空的
哪怕是和现实挂钩 也只当做是自己编的一个故事
可是在万达的时候 我给自己编的故事说 如果没有见到他,那就是我们无缘
然后 在快离开万达的时候 真的见到了
在中心广场的时候 我对自己编的故事说 如果没见到,那就是无缘;如果见到了,那就是有缘
然后 真的又见到了
不知道该说什么,大概 自己真的是一个很会编故事的人吧

诉(二)

不知道怎么放链接,大家可以私戳我主页看上文

此篇又名——梅长苏烤火记
有人就继续更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进屋里,梅长苏便瘫坐在席子上,蒙挚见萧景琰正在失神之间,走得极为缓慢,便等不及了,对着府兵吩咐道:“去准备一个火盆过来。”
火盆很快便搬上来了,萧景琰刚踏进屋里便看到梅长苏扑到火盆边上,方稍微冷静下来的心又揪了起来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不过梅长苏倒也懒得理他,一直在烤着手。蒙挚眼见着他烤完正面烤反面,烤完反面烤正面,却毫无开口说话的意思,不知该如何打破这诡异的气氛,内心只能干着急着。
就这么静默了一炷香的时间,萧景琰清了清嗓子道:“小......其实卫铮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筹划,不求速度,只求稳妥。”
梅长苏撇了他一眼,继续烤着手,过了好一会儿才道:“慢慢筹划?就算我们等得及可以慢慢筹划,卫铮他等得及吗?皇上等得及吗?”
萧景琰明白是自己考虑不周了,面露愧疚之色,为难道:“那......”
梅长苏感觉手温渐渐恢复正常了,将手离得火盆远了些,随性地回复道:“我都说了我来救了,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萧景琰被噎了一下,斟酌了一下方道:“可卫铮毕竟是赤羽营的副将,我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自林殊拥有赤羽营以来卫铮就一直是他的副将,九死一生逃出了梅岭,还陪着小殊度过了最难熬的那段时光,他知道卫铮的重要性。
梅长苏将手从火盆上拿开,抬头看了一眼萧景琰,道:“我有说过不让你参与此事吗?”
萧景琰再次无语凝噎。是啊,他所主张的,似乎一直是他主导、自己参与……
蒙挚见状,赶紧开口道:“啊,那个,毕竟救卫铮不是一件小事,你要不要我们给你多一点人手?”
萧景琰心里一动,接着道:“是啊,年关将近,霓凰也该回、来、了……”
话未说完,梅长苏已经一个眼刀子杀过去了,萧景琰知趣地闭了嘴。
在小殊面前提让霓凰掺和进来这件事,自己怕是傻了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蒙挚表示很高兴,再也不用为自己的说错话发愁了
梅长苏表示很心累,要不是现下急着救卫铮,他三个月都不想跟水牛说话
萧景琰表示...由于萧景琰还没缓过神来,他没什么好表示的
霓凰表示水牛你一定会通知我的对不对?

一个脑洞,时间点在苏哥哥去靖王府阻拦救卫铮之时
有人看就继续更

梅长苏见萧景琰不听自己的劝告,执意要进宫,不由得一阵火气袭来,伴随而来的绝望点点啃噬着他,一如当年的雪疥虫。
梅长苏跌跌撞撞走下台阶,声声殿下却唤不进萧景琰的耳朵。他的怒火更甚,停下来怒吼道:“萧景琰你给我站住!老子的副将,老子自己来救!”
正追上宗主的步伐准备给他撑伞的甄平动作不由慢了一拍。饶是精明如他,也不知该如何应对。而搀扶着梅长苏的蒙挚更是将惊讶写在脸上了,脑海里也在急速地思索着:怎么办?这回好像是小殊说错话了。我该怎么圆场?
列战英对于后半句话倒是完全没反应,因为他早已被苏先生吼殿下时的气势给吓呆了。

至于萧景琰么。
他早年间早就被小殊和霓凰给吼惯了,停下来也只不过是因为条件反射。
然而他对于刚刚听到的那句话,脑子里还是没转过弯来。

梅长苏没好气地瞥了一眼木在原地的萧景琰,拢了拢身上的披风,转身进屋去了。
而蒙挚,欲言又止地看了眼靖王,便搀着小殊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蒙挚:小殊啊,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脾气还是一如当年,哦不,应该是比当年更烈了啊,哈哈哈
梅长苏:当年?水牛这牛脾气,要不是父帅拦着,我好几次都大揍这水牛一顿了
萧景琰:......
梅长苏:这水牛现在也不让人省心,进宫?他是傻了吗?还害得我批了好久的皮都掉了
萧景琰:......怪我咯

霓凰/静妃/飞流/蔺晨/蒙挚/晏大夫/甄平/黎刚/十三先生/宫羽等江左盟下属:啊不然嘞

一个脑洞

时间点是苏哥哥跑去靖王府阻止他救卫铮的时候

苏哥哥:萧景琰你给我站住!老子的副将,老子自己救!

蒙挚:...
甄平:...
列战英:...???
萧景琰:...???!!!

脑洞补充版在这里http://linghuajin.lofter.com/post/1f5a5eaa_127dfd2b

遥映人间冰雪样,暗香幽浮曲临江
遍识天下英雄路,惟愿梅郎入梦来

苏哥哥,生日快乐❤